李峰驾驶歼十战机执行战术机动任务,  歼-

作者:军事资讯

图片 1

  中广网北京3月25日消息(通讯员沈玲)2009年3月7日下午14时07分,李峰驾驶歼十战机执行战术机动任务,在距机场54公里、离地1170米高度时飞机发动机停车失去动力。在地面指挥员的果断引领下,李峰临危不惧,使失去动力的飞机在空中飞行1分44秒后,安全迫降机场。成为成功处置国产单发新型战机空中发动机停车故障、安全返航第一人。

重型猎鹰首飞的模拟视频,配乐是David Bowie的《Life on Mars?》。视频来源:SpaceX

  编者按:

  相关图集:空军飞行员李峰驾歼十经历104秒惊险时刻

(艾麦乐 编译)发射重型猎鹰火箭无疑是SpaceX迄今尝试过的风险性最高的任务,不过该公司CEO、亿万富翁伊隆‧马斯克(Elon Musk)说,面对这些风险,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。

  1998年3月23日,横空出世的歼-10飞机原型机01架在四川成都成功首飞!该机全新的空战理念、四大关键技术、创新性设计、制造和试飞技术融于一身,堪称“创新机”“精品机”。就此歼-10成为了我国航空工业创新成果爆发式、井喷式发展的有力呈现。

“通常,在发射前一天,我会感到超级紧张。这一回,我没有。”昨天,在这款高达70米的重型火箭第一次按计划开始倒计时的前夜,他对记者说,“这可能是个不好的迹象,我也不太确定。实际上,我觉得相当开心,还有点飘飘然…… 我确定,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能做的所有事情,让这次任务有最大的可能性来取得成功。”

  20年岁月,从初露峥嵘到一代名机,我们已无法想象奋战在航空工业一线的科研人员,克服了多少困难才迎来如今的辉煌。今天就让我们与歼-10试飞员徐勇凌,共同追忆那段闪光的岁月。

如果一切顺利,SpaceX将验证他们有能力把重型载荷送往高地球轨道,甚至送到地球轨道以外。这一回,马斯克打算发射一辆红色特斯拉敞篷跑车,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假人——不过,同样的火箭可以用来发射更正式的载荷,比如间谍卫星。

  歼-10首飞已经过去20年了,非常遗憾的就是,作为一名歼-10的试飞员,歼-10首飞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。所谓“首飞小组”用一句话难以描述,其实它和闻名遐尔的航天员小组相似,同样是封闭式训练,同样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。在歼十临近首飞的日子里,这个团队每天都重复着枯燥而紧张的工作——学习、讨论、研究、试验还有身体锻炼。雷强的家就在离营地不到500米的家属院,而他已经有将近3个月没有和妻子团聚了,首飞小组就是试飞员临时组建的“家庭”,他们互有分工而又团结得像一个人,平时亲密无间彼此叫着外号,雷强的外号叫“雷子”。

不过,也有可能一切都不顺利:马斯克估计,首次发射完全成功的可能性大约是50-50。在昨晚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列出了他在观看这次发射时最担心的五大风险时刻。

图片 2

  • 27台发动机点火升空:重型猎鹰由3枚独立的猎鹰9号火箭芯级捆绑而成,这意味着3枚火箭上的各自9台默林火箭发动机必须要协同工作。马斯克说,他担心“这3枚芯级助推器之间会相互影响”——有可能彼此之间的共振会让它们撞在一起导致灾难性的后果。“只要它能够飞离发射塔架,不把发射塔架炸成碎片,我就当它是胜利了。”
  • 承受最大压力:升空后76秒,火箭将承受最大的空气动力学压力,也就是所谓的Max-Q——此时,火箭箭体上的随的压力最大。马斯克说,“火箭有可能会在此时解体。”
  • 留意掉落的冰块:重型猎鹰的3枚捆绑式结构也提高了另外一重风险,即超低温冷却的火箭上面级外表面冻结的冰块可能在发射时脱落,击中两侧助推火箭的顶部。马斯克说,“这些冰块可能像加农炮弹一样击穿助推火箭的头锥。”
  • 助推器分离:马斯克指出,三枚芯级火箭的分离系统已经在地面上进行了全面的测试,但从来没有在飞行中接受过检验。他说,“二级火箭一旦与芯级火箭分离,接下来的流程我们就熟悉多了。”
  • 穿越辐射带:这次试射的飞行轨迹不同寻常,需要在长达6小时的在轨滑行阶段穿越包裹地球的范艾伦辐射带。马斯克说,“这里的辐射环境实际上要比深空还要糟糕得多。”火箭上面级的电子系统可能无法在这样的辐射环境下幸存,也就无法进行关键的一次点火,将特斯拉送出地球轨道。马斯克说,“火箭上面级将会承受相当沉重的打击。”

  左图:1998年3月23日歼10首飞,首席试飞员雷强。右图:歼-10首席试飞员雷强大校。(来源:千龙网)

而在有利的一面,重型猎座的成功可能会在重型火箭发射市场带来一场革命,就像SpaceX的猎鹰9号已经在近地轨道航天任务中带来了变革一样。

  与航天飞行不同,军机首飞没有“发射窗口”的限制,试飞员在紧张准备中等待着飞机的“状态”。对于一架全新的从没有上过天的战斗机而言,飞机的“状态”是首飞成败的关键。航空界对于飞机“首飞状态”的把握都非常严格,这也是世界航空界史上罕有首飞失败的原因。对于一架充满未知的新机,尽管现代航空科技已经具备了充分的地面试验手段,然而,要把握好首飞状态需要许多专业人员付出辛勤努力。系统联试、试车、滑行,每出现一次异常情况,都要经过烦杂的故障复现、故障机理判断、排除故障、再次试验的过程。越是临近首飞“试飞员在环”的试验就越多,用通俗的话讲就是试飞员坐在真实的飞机座舱里参与试验,这对于试飞员熟悉飞机座舱是大有好处的。然而,试验是疲劳而枯燥的,为了完成一项显示系统试验,飞行员在座舱里从晚上10点要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4点。

目前重型猎鹰火箭一次发射的标价是9000万美元,作为对比,猎鹰9号一次发射是6200万美元。不过,马斯克指出,如果全部3枚火箭芯级都能够回收的话,重型猎鹰的发射费用最终不会比猎鹰9号高出太多。

  首飞的日子已经推迟了3次,最后一次推迟首飞是因为飞机蒙皮下方三滴渗漏的油,如果是一架成熟的飞机遇到这样的情况,只需继续观察没有再次渗漏也就过了,可对于首飞而言任何一个疑点都不能放过。如今“三滴油”已经成为航空人职业精神的代名词,为了这个小小的疑点技术人员奋战了6个昼夜,问题还是找到了。对于要求缺陷为零的航空人而言,首飞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。

如果我们成功做到这一点,那么对于其他所有的重型火箭来说,‘游戏已经结束了’。”马斯克说,“这就好比尝试销售一架飞机,其中一家飞机公司拥有可复用的飞机,而其他公司的飞机都是一次性的,你必须使用降落伞跳到你的目的地,而那架飞机则会随机坠毁在其他地方。”

  中国是世界上第五个具备独立研制三代战机的国家。上世纪70年代,冷战还没有结束,随着电传飞控技术和综合航空电子技术的开发,第三代战机横空出世。美国的F-16曾经名噪一时,严加保密的前苏联米格-29和苏-27计划,因为两张模糊的卫星照片而曝光,拉明-1和拉明-2是充满疑惑的西方为它们起的名字,冷战时代一个新型战机的曝光无异于一起重大的政治事件。如今蒙在三代战机之上的迷雾早已拨开,然而三代机试飞的惨痛事故依然令人记忆犹新,F-16、幻影-2000、苏-27、JAS-39无一例外都在研制试飞阶段发生了重大事故,高科技就像一个悖论,在带给现代军机高性能的同时,也让试飞蒙上了事故的阴影。这个阴影同样笼罩在中国航空人的心头,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,作为新机的首飞试飞员雷强是承受这种压力最重的人。

按照SpaceX的生产速度,马斯克说重型猎鹰火箭每隔3到6个月能够发射一次。他说,“只要有需求,我们就能满足它。”

本文由亚洲彩票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